Arthur|微博朔风不解弈

这是我没想到的

时时感慨,以前的我怎么这么闲,我已经很久没有真正休息过了,这学期工作期末无缝衔接,中间没工作的时候是因为我在发大疯……

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吗……

发生了一些很玄幻的事,有想写点东西,但还是没时间

刚写完一份合同,喝了两罐啤酒,不妨来聊聊天

今天上课,听到一个论断——作者死了

对我来说,可能作者从没有死,因为我写得也就那个样子,只有我才知道我到底想表达什么

可能别人写文章都是在诠释对那个人物的理解,但是我永远在写自己

嗔恨当中,两人没在一起多久,就分开了,而我写完这篇小说之后不久,我很珍视的一个人也抛弃了我

所以我产生了一个很恐怖但好像又很真实的想法——我的文字怕是对我自己的预言

所以我不太敢写《不归》,因为我害怕一语成谶

当然我其实这段时间也根本没时间写,因为我忙到睁不开眼,我才几年级,就要独立写实务上真实的合同,还是在尽力达到正高博导的标准,别说公司法了,我连债法都没学...

不妨再说几句嗔恨的事

赵小惠想要杀沙瑞金只是穷途末路的自爆,其实局早就做成,她不过是瓮中之鳖

对于沙瑞金来说,把李达康推开送走的事也没有多么高风亮节,不是“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”的洒脱,他只是无路可走了之后给自己找一个看起来可以接受的理由,“高风亮节”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附属品

温柔的人只有两种,一种是懦弱无能的迁就,另一种是一切尽在掌控的怀柔;嗔恨沙显然是第二种人,那么很容易理解,他的本性就是霸道,温柔是后天习得的产物

那么当事情失控之后,一个霸道的人要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让事情重新回归自己的控制、回归安全区,自然地,办法之一就是断臂求生,把失控的部分切割掉

除了切割以外,要做的事...

有在想要不要把《不归》拆成散篇,而且最近对后文有点想法,不过大概率我是不会拆的

但是我也不知道最近该说忙还是不忙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忙到睁不开眼,但未来必然会忙起来

不能说课业忙,只能说安排乱,而且未知数太大,随时可能突然来工作,我今天已经第三次被告知不可以接学校部门里任何费时的工作任务,我估计离正式接大活也不远了——大佬说是特意为我安排的工作,要带我做正事

假期先是病了一段,开学之后又反复,到现在仍然休息不好,排课鬼得要死,一周有两三天累到虚脱

大佬每周都会来看我,没有课程安排也会特意跑来一趟,结果就是那一整天都做不了什么事

——早上起来要收拾自己,回来之后累了要休息,起床之后再收...

【沙李】小别

ooc属于我,私设如山

——正文——

李达康进门之后,沙瑞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迎上去,拥抱他。

李达康不喜欢这些腻腻歪歪的表达方式,他知道。但是他确实有一礼拜没有见到李达康了。

李达康出门而他留在京州,这是很少有的,并且李达康又那样依赖他的照顾,他实在是放心不下。在这一礼拜的时间里,他一天起码问候三遍,由他亲自打电话嘱咐小金,事无巨细。他都没让白秘书过手——万一传话传漏了怎么办?

出乎意料的是,李达康并没有推开他,也没有敷衍地回应他的热情。手里的公文包被随手丢在鞋柜上,腾出来的手回抱住他。李达康那样用力,他仿佛被铁链捆住,与怀里的人绑在一处,而这种他未设想到的情景使他愣住。

他甚至忘...

1 / 8

© 朔风知我意 | Powered by LOFTER